首页 > 大使/使馆活动
中国驻瑞士大使耿文兵在苏黎世大学发表公开演讲
2018/10/18
  2018年10月17日,中国驻瑞士大使耿文兵应苏黎世大学欧洲学院院长凯勒豪斯邀请,在苏黎世大学以《快速发展的中国,希望世界懂得她的心声》为主题,发表公开演讲。现场观众约350人聆听演讲。演讲全文如下:´
  女士们、先生们、同学们、朋友们:
  大家晚上好!今天我很荣幸能在瑞士最具影响力,丘吉尔1946年发表著名演讲的讲台上发表演讲,和大家谈谈中国。在此,首先对欧洲学院院长凯勒豪斯教授的邀请表示衷心感谢,也感谢各位的光临。
  此前,凯勒豪斯院长和我商量今天演讲的内容,我原计划从中国近代史的沿革,分4个年代讲200年的中国,即从1840年中国第一次鸦片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100余年的中国状况;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这近30年中国国内情况和外交处境;从1978年到2018年,这40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进步;最后给大家讲一讲中国今后30年的发展愿景和已规划的蓝图,即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中国将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到那个时候,中国会对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称霸,会不会在全球推行强权政治,这是当前西方舆论担心的问题,也可能是在座一些人十分关心的问题。但凯勒豪斯教授希望我讲讲中国为什么能实现快速发展,为什么短短几十年间就取得了如此的成就?为什么中国的发展会引起一些争议?中国现在最大的机遇是什么?又面临哪些严峻的挑战?我考虑之后,认为这些问题放在中国200年之中作为主线条来讲也很好,因为这些问题是当今国际社会非常关心的问题,甚至是一些西方研究人员正在研究的课题。
  下面我从中国为何能够实现快速发展这个话题开始。
  当今中国的综合实力,虽然距美欧等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但经济体量已位居全球第二位。从2006年开始,中国经济总量以每两年约1.5万亿美元的增量上升着。40年来,中国GDP年均增长约9.5%,对外贸易额年均增长14.5%。即便自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进入增速换挡期,经济仍实现7.1%的年均增长,远高于同期全球2.8%左右的平均水平。中国持续4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在1978年中国打开了大门,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要知道,1978年的时候,中国的经济规模只有美国的二十分之一,人均GDP只有155美元,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地方,但1978年的时候,其人均GDP也有490美元,中国当时连其三分之一都不到。40年过去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1495亿美元跃升至12万亿美元,经济规模扩大了225倍,人均GDP从155美元到8800美元,增长57倍。10多亿人口的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实现了持续不断的经济腾飞。
  一个国家实现经济短期发展并不难,甚至短期高速发展也并不少见,如战后重建,或者政府推出重大利好政策等等,都可以打造出几年内的经济高速增长。罕见的是,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大国,保持经济长期持续高速增长,因为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就必然出现发展失衡的问题,甚至危机,关键因素是治国理政的成本上升。如果执政党或领导集团治国理政能力不强,遇到的困难就容易演变成危机,解决危机需要更高的治理成本。如果危机足够严重,还可能出现政治崩溃,导致经济停滞甚至倒退。作为有13.8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实现40年经济高速发展不仅因为中国实行了改革开放,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国找到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及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治国理政的能力的不断提升。
  从全球范围看,当今发达国家采用的发展模式我们统称为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这些国家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与之相比,中国的发展显得很特别,因为中国无论在社会制度还是发展道路和模式上都没有“拷贝”西方,她是迄今世界上唯一一个采用社会主义制度,并取得快速发展的大国。事实上,20世纪初,中国也曾尝试过走资本主义道路,但由于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加上当时民生凋敝、社会动荡、外敌入侵、战火不断,在这样特殊的国情下,资本主义在中国并没有存活下来。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中,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坚持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政治制度。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不是教条式、课本式的社会主义制度,它汲取了其他制度的优点,并不断从理论上进行创新,以保持它的先进性和与中国社会发展的融合度,因为社会制度再好,如果不符合国情,超越社会发展阶段,也无法保障经济的长期发展,社会的长期稳定。
  关于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引发出一些争议,一些国家表现出明显的焦虑和担心。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无论是焦虑还是担心都源自于所谓的“中国威胁论”。放眼西东,我们发现所谓的担心,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担心中国制度形成威胁。冷战时期,政治制度的不同是引发国家之间对抗和冲突的重要根源。大家知道,冷战结束到今天已经20多年,这20多年间,中国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已迈出了很长的步伐,无论是国情还是民众的思想理念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虽然价值观与西方不同,但中国人民已经确定了一个坚定的信念,认为不同社会制度可以和谐共存,也可以相互借鉴。而西方一些人仍然没有从冷战思维中走出来,惯性地认为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就是对手,甚至是敌人。长期以来,西方相信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中国会演变成与西方实行一样制度的国家。但当西方看到中国不仅没有走西方式“民主道路”,反而以自己的政治模式取得了成功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威胁”。担心越来越多的国家会仿照中国的体制,认为这会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形成严重挑战和威胁。二是担心经济形成威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制度渐趋成熟,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的经济发展模式,并取得了成功。近年来,西方一直在炒作中国“国家资本主义”概念,认为中国经济发展是靠政府干预,中国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行为有国家意志,影响西方企业的竞争力,中国利用海外并购试图改变世界经济秩序,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有地缘政治考虑,并担心中国经济上的强大必然会挑战现有国际治理体系。三是担心形成军事威胁。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日益提升,中国国防和军事力量也得到了较大发展。于是,西方一些人便开始担心,认为中国军力增强必然驱使对外侵略和扩张。他们关注中国军费上涨,渲染中国威胁周边国家安全的论调,开始围堵和遏制中国发展,打着各种旗号对中国设限。
  那么,对中国的快速崛起有必要感到那么担忧和焦虑吗?
  首先,在制度方面,中国不引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任何国家复制中国模式。“中国道路”是中国人民自己走出来的,其中甘苦、其间夷险,只有中国人民知晓,也只有中国人民能坚持跋涉。今日中国所取得的成功,是独立自主走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的成功,也是中国人民对自己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坚信、不屈不挠用自己的汗水浇灌取得的成功。因此,中国道路成功对世界的意义,并不在于它提供了什么“国际标准”,而在于它代表了一种信念,一种执着,坚持从国情出发、以解决现实问题为导向,同时以世界眼光和开放心态积极吸收借鉴一切有益经验。放眼世界,“照猫画虎”的事儿并不少,但别人的鞋子穿到自己的脚上,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
  其次,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国虽然经济总量全球第二,但中国有13.8亿人口,人均GDP只有8000多美元,排名全球第70位,还远未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相比之下,瑞士人均GDP已超过8万美元。与此同时,中国还有3000万人口没有脱贫。因此,中国发展经济的主要目标仍是改善民生,使全体中国人民过上有保障的小康富裕生活。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经济远没有强大到对其他国家形成威胁,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鼓噪“中国威胁论”要不就是杞人忧天,要不就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称王称霸、搞强权政治不是中国的现实需要,也不会成为中国的长远目标,对于中国历史、文化有一定了解的人,更能理解这一点。关于“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宏大的经济合作平台,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大家共同参与,共同分享红利。今天的中国,无意抢别人盘中的蛋糕,也不想吃别人剩下来的蛋糕,而是希望在现有的国际体系框架内另做蛋糕,并同有意者分享。“一带一路”倡议简单地讲就是与国际社会共同合作做一块大蛋糕,我们把蛋糕做得越大,共同获益就越多。谁愿意和中国分享这块蛋糕,我们都欢迎,不愿意分享的,我们也不强求。
  第三,在国防和军事方面,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不威胁任何国家。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当代来看,一个国家的国防建设都应该与经济建设相协调相适应。中国在发展,中国的国防力量也应该相应发展,这是各大国的普遍做法,而且中国的军费开支不到GDP的2%,这个比例在世界大国中是最低的。中华民族没有侵略别国的历史,将来也不会有。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都不会称霸。反对霸权主义,反对强权政治,这是写入中国《宪法》和《中国共产党章程》的。但我在此要强调一点,在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是唯一一个还未实现领土完全统一的国家,中国必须具备足够强的军事实力,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实现领土完整。中国人民经历过整整一百年被侵略、被蹂躏的屈辱历史,不能也决不会让这段历史重演。
  如果大家了解中国的近代史,就会了解中国为什么会比任何国家都珍爱和平。1840年,外国侵略者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大门,时值清王朝末期,政府腐败无能,任由中国被各国列强侵略却无力反抗,中国人民从此陷入了长达百余年无休无止的战争,民不聊生,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百年屈辱史才得以终结。这期间,仅日本对华侵略的8年间,中国就有3500万人惨遭杀害,至于财产损毁和被劫掠的数量更是无法估计,迄今在世界著名的博物馆中还藏有大量当时被劫掠的中国文物。这是中国之殇,中华民族之殇,中国人怎能忘记!
  与此同时,当时的西方,已经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进入到经济发展阶段。就拿瑞士来说,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瑞士已经完成了建国、制宪,基础设施建设等已实现规模化和初步现代化。瑞士是多山国家,但1863年,瑞士就已发明能爬山越岭的齿轮火车。2016年,我曾应邀参观过瑞士洛桑美岸皇宫酒店,这座建于1861年的精美的五星级酒店坐落于勒芒湖畔。我站在美岸皇宫酒店里,想到的却是西方列强对中国发动的第二次鸦片战争。1861年,西方已建豪华五星酒店,而中国人民还处于水深火热的战乱和贫困煎熬之中。无休止的战乱和极端贫困煎熬中国人民整整一百年!这一百年的悲惨历史,今天的炎黄子孙不能忘记,当年入侵过中国的西方列强也不应忘记!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由于中国坚持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被美西方归入前苏联阵营,长期对中国采取敌视态度。新中国在美苏争霸的国际大背景下艰难前行,在发展道路探索中也走了一些弯路,犯过一些错误,比如“文化大革命”,同时中国还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长期封锁和排挤,甚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也是到了1971年才得以恢复。从1949到1978年,中国花了差不多整整30年探索自己的发展之路,付出了沉重代价,值得庆幸的是中国人民挺直了腰杆,艰难地从困境中走了出来。
  从1978年到现在,整整40年,这40年中,中国实现了由贫穷落后到初步繁荣昌盛的华丽转身,跻身于世界经济大国。大家都知道,中国经济发展的转折点是在1978年,当时的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政策,中国从此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开始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对内改革,主要是开始并坚持以市场为导向,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对外开放,就是打开国门,融入世界。总体看,中国的对外开放经历了三大浪潮的推进:第一个浪潮是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开放浪潮,主要是大规模引进外国直接投资,投资于中国各地的基础设施和工业项目建设,为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国奠定了基础。第二个浪潮出现在2001年加入WTO之后,一直到2012年左右。中国在这段时期主要完成了两大重要任务,一是实现了贸易与投资规则与世界的对接,主要是与西方发达国家规则的对接,使世界可以更好地接纳中国;二是实现了中国与世界在价值链上的对接,使中国逐渐成为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第三次浪潮就是从2013年开始的主动开放期。中国希望充分利用自己在资金、某些实用技术和某些行业等方面的优势,与世界其他国家一道,通过共建“一带一路”,促进全球在基础设施、贸易投资、金融、人文等方面的互联互通,实现相互支持与相互促进的联动发展。
  如今,改革开放已经走过40个春秋。中国发展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最重要的是,中国7亿人走出了绝对贫困,目前中国正在花大力气解决最后约3000万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要在2020年前使所有贫困人口脱贫,把中国建成一个没有绝对贫困的国家。此外,中国在改善民生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就。近年来中国每年都为城市居民新增就业岗位1300万个左右,城市调查失业率一直都稳定在4%这样一个比较低的水平;人民受教育的机会增多,40年前的文盲率还高于30%,现在已经低于3%了,同时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越来越多,目前总劳动力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占比已达到25%左右,40年前这一比重就只有0.5%;中国社会保障有了很大改善,全国性的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已经超过了85%,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占到总人口的95%以上。中国发展也为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积极动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成为带动世界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据统计,2008年至2012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超过20%。最近5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更是超过30%,成为世界经济增长主要的引擎。
  刚刚给大家介绍了中国过去170年的情况,其中100年,以第一次鸦片战争为起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华民族一直处于惨遭其他国家入侵,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状态。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这30年是中华民族站起来到挺直腰杆的阶段。在这30年间,中国人民走了不少弯路,也付出了很大代价,但通过30年的探索,最终找到了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同时也为改革开放和实现工业化打了一定的基础。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40年,是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改善的40年,是中国在世界上影响力快速提升的40年,也是中华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中重新找回定位的40年。通过刚才对中国170年历史沿革的介绍,相信大家对中国近代、现代的情况有了些了解。下面我给大家讲一讲中国将来30年的规划和目标,这也是西方社会和媒体更关心的问题。从中国国内讲,我们有两个目标,就是两个百年的中国梦,第一个就是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时候,中国要使最后3000万人口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个目标就是到建国100周年,要将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从国际关系讲,也有两个目标,一是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核心是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二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核心是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概括地讲,今后30年,中国一是要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二是强盛之后,要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人类进步和繁荣作出更大的贡献。
  中国实现上述目标目前能预见的机遇有哪些,又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这是凯勒豪斯院长特别希望我今天重点讲讲的话题。首先看看有哪些机遇,即有利因素:
  首先,从国际环境看,当今世界,虽然仍有局部战乱,但和平与发展仍是主流,这是中国和所有国家都拥有的最大发展机遇。此外,即使现在出现了一些逆全球化的声音,但全球化的大趋势已不可逆转,未来的世界融合程度将更加深入,全球化深度发展将进一步促进世界市场开放。目前,贸易保护主义虽然甚嚣尘上,但不符合世界潮流,不可能持久。因此,在未来五到十年,全球经济秩序和结构可能会有变革,但不会发生颠覆性变化。中国作为新兴大国,主张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便利化,但也认为应对全球治理体系进行必要的改革,以适应形势发展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呼声。中国将加强与国际社会的互动,积极参与未来国际协调机制的变革,同时,随着全球整体向工业4.0方向迈进,全球知识与技术的发展将可能给中国带来弯道赶超的历史机遇。中国作为智能和数字化领域发展前沿国家也将获得更多领先发展机遇。从中国内部看,首先,科技创新将会成为经济增长新的引擎。当今世界,谁牵住了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谁走好了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谁就能占领先机、赢得优势。在新科技带来的新机遇面前,每个国家都有平等发展权利。其次,区域发展新战略将使经济增长保持韧性。“一带一路”倡议、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优化了经济发展空间格局,使中国经济增长保持耐力和活力。第三,消费市场潜力增大,为经济中长期增长奠定了基础。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居民收入持续提高,虽然消费率与发达国家甚至其他发展中国家还有一定差距,还处于较低水平,但是中国国内消费市场的发展越来越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从全世界范围来看,中国消费总规模已经成为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对于全球企业来说,中国消费市场的发展已成为保证企业盈利的增长点。随着小康社会的全面建成,13.8亿中国人民整体过上富裕生活,消费市场规模必将不断扩大,结构不断升级。深度挖掘国内消费市场的潜力,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第四,社会结构转型带来发展新机遇。目前,中国中等收入者所占比重在20%以下。但在今后的二十年到三十年,这部分人口的比重将会增加到35%左右。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将发生重大转变,中国中产阶层这一社会阶层的形成、出现和成长将对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并提供重要机遇。
  机遇往往伴随着挑战。当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中国的发展无论从内部还是外部都面临诸多挑战。
  众所周知,中国实行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从中国内部看,最重要的是如何巩固中国共产党作为唯一执政党的执政地位。一个政党连续执政超过20年即可视为长期执政。中国共产党从新中国成立至今已连续执政69年。执政时间越长,考验越大,风险也会越大。一个政党能否在错综复杂的政治博弈中主政掌权并长期保持执政地位,关键是能否不断与时俱进,勇于自我革新,顺应时代潮流,回应社会诉求,争取人民广泛而持久的支持。为此,不断提升治国理政能力、不断加强党的建设,保持其先进性以及解决好腐败问题,始终坚持从严治党是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上第一大执政党最大的考验。
  中国改革已进入深水区,面临一些难啃的“硬骨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够高,创新能力还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还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也任重道远;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国民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社会文明水平尚需提高;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全面依法治国任务依然繁重;中国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社会稳定仍然是发展的重要前提;一些改革部署和重大政策措施需要进一步落实。这些都是中国未来必须着力加以解决的问题。
  从外部环境看,当前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不确定性因素增加,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民粹主义兴起,全球化发展受到阻力,自由贸易受到严重损害。美国作为全球头号大国正在带头打破其二战以来自己主导的世界秩序,发动贸易战,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多方努力下艰难达成的伊核协议,甚至威胁退出世贸组织。“美国优先”的政策损坏国际贸易秩序,也必然损害别国利益。在这种形势下,其他国家为维护本国利益,必然开始调整对外经贸政策,势必加重对全球自由贸易的牵制。
  其实中国很清楚,从历史角度看,在世界新兴国家由大而强的过程中,都经历了一个关键性阶段。在此期间,相关国家面临的风险和挑战较前明显增大,而遭受打压是新兴国家绕不开的“坎”。新兴国家在崛起的关键性阶段,往往会与守成国家发生国家利益的激烈碰撞,无一例外地会受到刻意打压,这是历史的必然现象,是发展历程中绕不开的“坎”。17-18世纪英国崛起是如此,18-19世纪法国崛起是如此,20世纪美国崛起也是如此。中国经历了40年改革开放,到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世界强国发展规律来看,中国目前正处于爬坡过坎的关键性阶段。在这个阶段受到打压,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早晚的问题。实际上,自2010年开始,我们遇到的来自外部的挑战和麻烦,都与此有关。当前美国主动挑起的贸易战,就是这种挑战的继续。这种打压也许还有别的花样,但不管怎么样,天塌不下来。中国人民对此既不会心存侥幸,也不会惊慌失措,而是会更加专注做好自己的事情,面对偏见,用行动说话,面对压力,用能力说话。
  未来的国际社会仍然会风云迭起,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也会不断,对中国来说,应对挑战最有效的办法和手段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坚信,中国政府有能力,中国人民有信心从容应对,并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继续阔步前行,也希望在这一伟大征程中,包括在座各位在内的越来越多的人懂得中国的心声。
  以上就是我今天与大家分享的内容,谢谢。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