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瑞士大使耿文兵接受瑞国家广播电台专访
2019/02/26

  2019年2月25日,瑞士国家广播电台《时光回声》栏目刊发对耿文兵大使的专访。耿大使在此次近两个小时的专访中着重就中国发展阶段、知识产权保护、中美贸易摩擦以及华为5G应用等对方关心的问题进行了阐释。耿大使所谈主要内容如下:


  耿大使:你刚刚谈到了艺术,那我们就从艺术开始谈。中西方在艺术和哲学思想上均有所不同,西方油画多以人像为主,强调人的重要性;而中国山水画多以大自然为主体,强调自然的力量,人在其中的比例比较小。这与东西方哲学起源形成反差。东西方哲学几乎同时期开始起源,公元前五世纪,出现了孔子、释迦牟尼、苏格拉底,以及亚里士多德。西方哲学家们开始思考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东方哲贤们思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在艺术界,东方突出山水自然,西方追求突出人物个性。这表明东西方文明之间的融通性。
  我看了你的问题单,其中关于知识产权保护和所谓强制技术转让占的比例很大。讲知识产权保护,也应该了解中国的历史。现在国际社会公认人类历史上曾有过四大文明:巴比伦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文明和中华文明。迄今,除中华文明外,其他三种文明都早已灭亡或中断。欧洲文明属地中海文明,应该是巴比伦文明和古埃及文明在地中海上的遇合。当然,后来地中海文明有了很多创造和很大发展。而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追溯到5000年前,有连续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追溯到4200年前。2000年以前中国古人的一些思想、文化在中国仍然沿用。我们中国人常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都源自孔子的言论。儒家、道家等古老的哲学思想仍然对现代中国人的思想和行为有着深刻的影响。
  中国曾有过辉煌的千年历史,有火药、指南针、印刷术和造纸这四大发明。中国历史上的炎帝,发现了火和中草药,黄帝发明了兵器,这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对人类进步的贡献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因此,我们自称为炎黄子孙。中国历史上的开放、包容在唐代达到鼎盛,之后,马可波罗在元代将中国文化和技术带到西方,为东西方文明交融、西方认识和了解中国起到了很大作用。但到了清代,清王朝自视天朝上国,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以致中国近代史上的一百多年,饱受列强侵略,这是一段极其屈辱的历史。同一时期,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已逐渐完成工业革命,迅速实现了工业化发展。
  记者:“三人行必有我师”是否指欧、美、中可互相学习?
  耿大使:当今全球的生产力,仍以美国为首,第二名是欧洲,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国家发展也比较快。中国经历了从来料加工、模仿到自主创新的过程。新中国成立之初,国际局势对中国发展是非常不利的,美苏争霸,中国的发展被限制。瑞士在当时的环境下选择和中国建交,我们对此是十分感激的。新中国成立至今已走过70年。通过前30年的建设,我们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打下了工业基础,在被国际社会全面封锁、经济也十分艰难的环境下,中国人自力更生,制造了卫星、原子弹、氢弹,这在当时是只有美苏霸权国家才拥有的技术。当然,那时我们在政策上也走了一些弯路,犯过一些错误。但随着中国打开国门,实行了改革开放,便开始了40年的经济腾飞。中国敞开国门,引进外资,学习和吸收外国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40年间,中国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百姓,始终高度重视向西方学习,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经历了从引进、加工到模仿再到自主创新的过程。但西方国家却忽视了中国这40年的发展和积累,质疑中国发展靠“剽窃技术”。我想强调的是,没有哪个人可以靠偷窃成为亿万富翁,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靠剽窃技术成为世界强国。西方须正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在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的长足进步。在改革开放起步阶段,我们确实经历了花钱买专利和用市场换技术的时期,这就是外媒常说的“强制技术转让”。但事实上,外国企业从与中国的合作中赢得和扩大了在中国的市场,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也促进了企业在竞争中不断创新,这是市场条件下双方共赢的结果。
  记者:华为是否已成为被嫉妒的目标?
  耿大使:这是华为处于现有历史阶段面临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华为还没有成为行业“领头羊”时是不存在的。那时华为跟在别人的后面走,前面有参照物,但现在华为成为了行业的全球“领头羊”,前面没有了参照物也没有“遮风挡雨”的了,便成为了攻击和质疑的对象。华为在5G领域拥有毋庸置疑的创新力,却被西方一些国家猜疑,西方一些媒体对此也缺乏客观报道,这充分体现了少数西方国家对中国和中国企业固执的偏见。
  中国已进入创新驱动发展阶段,创新已是大部分中国企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和主要路径。
  记者:怎么理解欧洲人对中国企业的距离感?
  耿大使:这源自于历史成见,舆论长期负面报道形成的偏见和西方对中国和中国企业了解缺乏客观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西方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西方对中国却缺乏最基本的了解。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是以西方为榜样的,虚心地学习和研究西方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时至今日,中国仍注意向西方学习。我们研究西方远多于西方对中国的研究。虚心学习,当然会有进步,学生超越老师也是常有的事情。
  记者:小米手表和中国智能手机展现了中国高科技发展程度,您是否认为这导致了西方的惧怕心理?
  耿大使:无论西方如何看待中国高科技的发展,中国都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的发展要依靠创新,创新依靠国际合作。为了推动创新,中国下大力气保护知识产权,完善相关法律。因此,西方对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指责和质疑已是过时话题。翻陈年旧帐能有什么意义。
  记者:请您谈谈中美贸易战。
  耿大使:中美贸易摩擦只是表象,双方矛盾的实质在于美国试图对中国发展进行遏制。国家的发展不能指望消灭和遏制另一个国家,而是应该鼓励平等竞争,通过竞争推动科技进步,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现在一些媒体讲“中美贸易战”,无论什么类别的战争,都是人类难以承受的。爱因斯坦曾说过:“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用什么武器,但第四次世界大战用的肯定是木棒和石头。”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认为和平和发展仍是当今世界主流。   
  记者:有不少人认为美国作为全球老大正在走向衰弱,而中国正不断崛起。
  耿大使:我要纠正你的说法。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并没有走向衰弱,从创新力和竞争力看,美国仍位居全球领先行列。只是中国目前正在努力追赶,使双方的差距减小了。然而世界上只有一个超级大国也是十分危险的,超级大国可以有,但同时也需要制衡。欧洲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一个超级大国,就容易引发战争。回想一战和二战时期的德国就是很好的例证。德国也因为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使得其版图严重缩水,这就是发动战争的代价。中国人善于以古观今,从自身历史和世界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因此提出“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正在积极做好两件事:一是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通过合作把全球的利益结合在一起;二是推动构建以平等尊重为基础的新型国家关系。国家不论大小、一律平等,这从中瑞多年的良好合作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并且,中国将始终坚持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经济的贡献者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士联邦大使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