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瑞士大使耿文兵接受瑞主流媒体《新苏黎世报》专访
2020/02/03
  1月31日,瑞士主流媒体《新苏黎世报》刊发对耿文兵大使的专访,全文内容如下:
 
 
  问:耿大使,瑞中两国刚刚庆祝建交七十周年。请问中瑞关系和中国与其他欧洲国家关系有何差别?
  答:瑞士是最早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之一,也是欧洲大陆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在中国的各个发展阶段中,瑞士都扮演了先锋角色。
 
  问:中国是大国而瑞士很小。瑞士何以吸引中国?
  答:我们向瑞士学到了很多,例如企业精神、工匠精神和创新精神。瑞士拥有先进的管理经验,这将使我们在改革过程中得以借鉴。
 
  问:去年瑞士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第三方市场合作调解备忘录。但迄今为止,瑞士企业似乎从中获益不多。
  答:这种说法并不准确。瑞士很多大型企业,如ABB、迅达及雀巢等都深度融入了“一带一路”倡议。冯托贝尔银行与中国建行合作推出了“一带一路”项目金融产品。我曾经也向瑞士的总裁们表示,他们太低调了,只专注于自己的项目,却鲜少在瑞士国内谈论这些项目。这也是瑞士媒体和公众对中瑞合作不够了解的重要原因。
 
  问:在瑞士经济结构中,中小型企业占据主要地位。如何才可以获取“一带一路”招标准入资格?
  答:坦诚地说,现阶段瑞士中小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机会相对有限。这是因为目前倡议中大部分项目是大型基建项目,需要高额投资。但瑞中小企业在与第三方合作框架中还是有不少机会的,这也是中瑞签署相关备忘录的原因。
 
  问:您如何看待瑞士用以限制中国投资的所谓“中国法案”的有关讨论?
  答:2016年至2017年,中国企业在瑞士投资较多,但2018年以来有所下降。需要注意到的是,瑞士所有外国投资中,只有2%来自中国。中国企业在德国与英国等其他国家投资多于瑞士。
 
  问:但您如何看待“中国法案”?
  答:这是瑞士内政,我不想置评。但可以肯定地说,这项计划叫做限制外国人投资法案,那么就不是仅仅针对中国投资人。此外,我需要提醒你注意,瑞士企业在中国投资多于中国在瑞士投资。
 
  问:欧洲政界对于中国国企海外收购行为尤为质疑。
  答:时间将会证明,这些投资是威胁还是机遇。中国海外投资中,只有5.6%来自于国有企业。
 
  问:有些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投资遭遇了失败。原因何在?这些企业没有认真调查吗?
  答:既然是投资,就永远都不会有百分之百的成功保障。成功与否,是由市场决定的。中国民营企业在世界舞台上还是初学者,他们在未知的水域中游泳,就有呛水的可能。但他们还必须坚持学习游泳。
 
  问:华为集团与国家是什么关系?
  答:华为是中国一家非常重要的民营企业,中国政府很重视。在对待本国企业的问题上,中国与西方国家一样,都愿意帮助民营企业发展,因此政治家在对外国进行访问时,也都会带领企业代表团一同出访,表达对企业的支持。
 
  问:许多国家认为使用华为的技术可能有安全担忧。
  答: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华为设备没有安全问题。美国提出了所谓的“安全问题”,因为他们担心技术领先地位受到挑战。他们迄今没有5G技术供应商。相较之下,欧洲关于华为的讨论更加客观,更加注重事实。此外,关于媒体对中国在瑞士进行间谍活动的指控,我想强调我们并不需要(进行间谍活动),在瑞士的报纸上可以看到瑞要购买何种战斗机。
 
  问:瑞士希望可以扩大2014年达成的自贸协定,例如在金融服务领域。您如何看待?
  答:圣加仑大学曾对100家中国企业及100家瑞士企业就自贸协定进行了问卷调查。所有参与调查的企业都给予了正面评价。因此,我们支持扩大协定。在服务业与金融领域,我们需要加大开放力度,很多人将自贸升级称为《自贸协定2.0版》。双方对此已经进行了两轮磋商。对于未来结果我保持乐观。
 
  问:有些瑞企觉得,当前中国企业希望自己独占市场,瑞资在华受欢迎程度不如从前。
  答:事实并非如此。如果这些瑞企还想要保持在中国市场上的份额,他们必须继续投资。以雀巢为例,雀巢在中国销售1000种高质量产品。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人需要这些产品。相反,瑞化工企业在七、八十年代时在中国获得很大成功。但当前,他们必须适应中国更为严格的环境保护法规。
 
  问:让我们谈谈新疆吧。那里有超过一百万维吾尔人被拘押在营地中。
  答:这不是事实。
 
  问:那么正确的数字是?
  答:首先,新疆并不存在你所说的拘押维吾尔族人的营地,你所指的或许是西方媒体近一年来不断炒作的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我们必须帮助新疆的年轻人找到一份好工作,这样可以帮助他们远离恐怖主义。许多年轻人参加了职业培训,学习烹饪或剪发等实用技能。起初他们并不完全理解这种培训,地方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激励政策。但并没有所谓的“改造营”。
 
  问:我们曾经参访过这些教育基地。但还有其他营地,据说有刑讯现象。您却表示并没有这些事。
  答:一百万的数字是从何而来?是一个美国人权组织提出来的,这个组织提出了这个数字,媒体就接受了。如果这个组织当时说有一千万,那么媒体大概会以“一千万维吾尔人在营地中”为题大肆报道吧(笑)。
 
  问:但中国政府知道真实数据。
  答:只要新疆还有一个失业者,政府就有义务鼓励他接受培训。不管在中国的任何地方,打人都是违法的。但是,面对恐怖分子,我们必须采取强硬坚决的态度。西方国家也是这么做的。你知道新疆有多少年轻人曾前往中东参加圣战吗?他们之中又有多少人回流吗?瑞士大概有90人参加圣战,其中16人回流瑞士,在新疆这个数字要更高。
 
  问:那有多少人从那里回来呢?
  答:我不能透露。这些回流分子的确对新疆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而我们必须保障新疆安全。瑞士媒体曾对一位流亡维吾尔族女性进行采访,她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这是明显的分裂主义。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根本不存在所谓“东突厥斯坦”。对分裂主义我们必须采取强硬态度。在每个国家,分裂主义者都会受到惩罚,例如西班牙就将加泰罗尼亚分裂分子送上了法庭。
 
  问:尽管如此,国际社会对中国在新疆所作所为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
  答:一家西方媒体报道了一个谣言,所有西方媒体都随之起舞。无论中国如何解释,西方人都不愿相信。但谎言重复一千遍也还是谎言。有意思的是,这些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批评主要来自西方国家,几乎没有穆斯林国家参与。这些穆斯林国家都认为,中国政府在新疆做得很好。你不觉得这很特别吗?
 
  问:海外维吾尔人时常称,他们在新疆的亲戚消失不见了。您如何回应?
  答:每一个说与亲属失联的流亡维吾尔人都可以来找我。请告诉我他(她)们亲属的名字,我可以提供帮助。但是,如果他(她)的亲戚参加了圣战,那我也无能为力。说这些话的人都是收了钱被教唆才这样说的。一些流亡维吾尔人甚至号称他们的亲属已经死亡,但事实上经查证这些人(亲属们)生活得很好。
 
  问:这些流亡维吾尔人从哪里获得资助?
  答:美国。美国有一个名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组织到处给钱。只要是批判中国政府的,都能获得资助,这其中也包括达赖喇嘛。如果有人找到美国人说:“我遭受中国政府迫害”,那么他就可以拿到美国的钱。
 
  问:真的如此简单吗?
  答:我坦诚直言吧,中国的台湾问题、西藏问题、达赖喇嘛以及近期的新疆和香港问题,所有这些问题的背后都是美国。如果美国没有进行干预,这些问题早就解决了。绝大部分新疆人民的共同愿望就是可以幸福和平地生活。目前新疆局势已经稳定,这个问题基本已经解决了。新疆未来发展的前提是保证稳定。
 
  问:如此严厉的政策会不会带来对中央政府以及对共产党的更大反感?
  答: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今年,我们将要实现的目标是不再有人生活在绝对贫困中,即所有人都能够有房住、有饭吃、有学上、有医疗保障。这绝非易事。在这14亿人中,有部分人不满意,不是很正常吗?我们的目标是,让全体中国人民都可以过上幸福生活。要实现这个成就,我们必须保障社会的和谐与稳定。管理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与管理拥有800万人口的国家当然有所差异。没有国家是完美的。瑞士不完美,中国也不完美。但我们应该坚信,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们必须对中国有足够的耐心。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士联邦大使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