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瑞士大使耿文兵接受瑞士国家广播电台采访
 
  2020年4月23日,驻瑞士大使耿文兵接受瑞士国家广播电台(RTS)记者电话采访,就新冠疫情相关问题进行详细回应。
 
  问:大使先生您好,感谢您接受我的电话采访。目前一些欧美国家领导人批评中国延迟了疫情警报,导致了全球疫情蔓延,您如何回应?
 
  答:新冠病毒是一个人类未知的新型病毒,这是世卫组织和全世界有关科学家的共识。对于一个新病毒的认识,防范和战胜它需要一个过程。中国首先暴发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也是首先向世界通报这一病毒的国家。我可以提供给你一个时间表,这里有几个重要的时间点:2019年12月底,湖北省武汉市疾控中心监测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2月31日,中国官方向世卫组织进行了通报。2020年1月3日起,中方开始正式定期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及时主动通报疫情信息。当时,武汉共发现44例。1月8日初步确认了疫情病原,同日,中美两国疾控中心负责人通电话,讨论双方技术交流合作事宜。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0日,中国研究证实了新冠病毒人际传播,同日,世卫组织专家组对中国武汉进行了现场考察。1月23日,中国政府关闭离汉通道,并在全国采取了一系列空前全面、严格、彻底的措施。2月17日,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专家组对湖北等多个地方开展调查调研,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国国立研究院的科学家也参加了考察。现在,网络很发达,随时可以查阅上述信息。我相信,只要认真看一看这些真实的信息,就不会怀疑中国从疫情一开始即坚持信息公开、透明的立场。对于一个未知的病毒,如何对待、处置、防控、治疗,中国的动作并不慢。
 
  为了阻止疫情蔓延到其他国家和地区,中国政府果断采取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防控手段,14亿人响应号召在家隔离数十天,全国经济活动几乎完全停摆,中国人民尤其是武汉人民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一切都是为了阻断传染链,中国尽到了大国的责任。
 
  问:我们了解到是湖北和武汉政府向中央迟报了疫情,原因是害怕承担责任,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
 
  答:正如我刚才所说,任何国家或地区在面对新型病毒时都需要时间来确认,中国从发现病例到向全球通报,不仅没有延迟,而且非常及时。去年12月底发现,12月底就向世卫通报,并派专家组去当地考查。在专家确认病毒人传人之后,我们立即采取了防控举措,并第一时间就向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全球主要国家进行了通报,发出警示,提醒病毒具有人传人属性。
 
  问:关于疫情的源头,目前有很多说法,有的说是来自海鲜市场,有的说病毒是由美国军人带入中国,还有的称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的,中国现在持何种观点?该病毒是“中国病毒”吗?
 
  答:首先,我要纠正你一点,病毒的正式名称是新冠病毒,而不是其它。病毒不分国界、不分种族,流行性疾病可能在任何时间、在世界上任何城市、地区和国家暴发,但其源头在哪里,由什么原因导致的,是非常严肃的科学问题,应该交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研究并给出定论。在当前全球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不负责任、妄加猜测的说法不仅无益于全球各国携手抗击疫情,也是经不起时间和科学论证的。把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甚至借疫情污名化中国,向中国推卸责任的做法只会破坏全球抗疫合作,对其本国抗击疫情也是毫无益处的。中国也是这次疫情的受害者。在这场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危机面前,没有任何个人、任何社会、任何国家能够独善其身。疫情仍在全球蔓延,我们应该坚持国际合作,共同抗击疫情,唯有坚持合作才是战胜疫情正确的道路。一些政治人物毫无根据地随意指认疫情源头,是不合适的,也是极其不负责的。
 
  问: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二战以来几乎最严重的危机,对全球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中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也曾呼吁全球化和多边主义。您认为危机是否会对此造成冲击?
 
  答:首先,我们应该承认,疫情的暴发,尤其是持续蔓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都产生了严重的影响。面对这一形势,我们更应该在抗击疫情中加强合作,并在疫情后,携手恢复世界经济。中国一季度经济的确因为疫情受到很大影响,但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门类最全、配套最完备的制造业体系,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且,当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格局是各国企业多年来共同努力、共同选择的结果,是各经济体要素成本、产业配套、基础设施等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会因为一次疫情发生根本性改变。中国现在最重要的两个任务,一是继续与国际社会一道抗击疫情,同时统筹抓好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我相信中国经济会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
 
  关于全球化问题,我认为当前已进入全球化时代,各国利益深度交融,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坚持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是中国不变的政策。我们希望恢复各国间的正常交往与合作,推动世界经济重回正常发展的轨道。
 
  问:现在很多人在讨论保护主义回潮。一些观察家认为疫情后一些外国企业会将产业转移出中国?对此您是否担心?
 
  答:并不担心,但疫情的确会改变一些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各国经济发展何去何从,各国会根据国情做出选择。
 
  问:疫情期间,瑞士和中国保持着怎样的关系?此次中瑞之间架起了一座真正的空中桥梁,尤其是为了运输防护物资。您在组织这些空中运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答:首先,我对瑞士联邦政府自疫情发生以来采取的措施是赞同的。每个国家的国情不一样,疫情程度也不一样,所采取的措施是需要根据国情来制定的。瑞士疫情形势目前向好的方向发展,我感到欣慰。同时,我也十分赞赏瑞士民众在疫情期间表现出的高素质。我认为,相互批评无益于抗击疫情,只有相互理解、理性应对、加强合作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在中国暴发疫情的时候,我本人多次向瑞士联邦政府有关部门和瑞士媒体通报和介绍中国疫情形势和抗疫举措。瑞士各界在中国抗疫关键时期,向中国提供了帮助,现在瑞士面临困难,我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瑞士暴发疫情后,我多次表示中方愿同瑞方一道共渡难关,共克时艰。我们及时向瑞士联邦卫生总局等有关部门推送中方的最新诊疗方案,并邀请瑞官员、专家参加网络视频经验交流会议。作为中国驻瑞士大使,我尽己所能,协调中方资源,协助瑞方开展医疗器械采购,为瑞士抗击疫情贡献一份力量。
 
  在此,我也向瑞士的医护人员致敬,他们在疫情面前为守护生命作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奉献,我也向瑞士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在疫情肆虐时期他们没有恐慌,沉着冷静、理性应对,表现出非常好的国民素质。
 
  问:现在疫情还没有结束,各国还可能开展国际合作吗?如何开展?
 
  答:当今世界高速发展,人员往来非常密切,面对疫情,中方主张加强国际合作,加强联合国和世卫组织在全球抗击疫情中的领导和协调作用,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战胜疫情。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士联邦大使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