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瑞士大使王世廷就涉疆问题接受瑞士法语国家广播电台专访
2021/02/09

  

    2021年2月8日,驻瑞士大使王世廷在使馆就涉疆问题接受瑞士法语国家广播电视台视频连线专访,采访全文如下:

  问:新疆的“再教育营”问题在欧洲和瑞士引发很多讨论。可否请您介绍一下,什么是“再教育营”?

  王大使:首先需要明确一个说法,我们在新疆设立的并非“再教育营”,更不是一些媒体所说的所谓“集中营”,而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培中心属于学校的性质。简单地说,就是针对新疆反恐、去极端化的实际需要,为学员教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等课程内容的地方。到2019年10月,教培中心学员已经全部毕业,实现了稳定就业。目前新疆没有一个教培中心。

  问:设立这些“教育营”的目的是什么?

  王大使:我需要先向你介绍一下设立教培中心有关背景:上世纪90年代起,在分裂主义影响下,新疆极端恐怖主义势力大肆实施恐怖活动,给新疆社会稳定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带来极大危害。暴恐分子共制造了数千起暴力恐怖事件,大量无辜群众被害,数百公安民警殉职,财产损失无法估算。暴恐分子作案残忍血腥、令人发指。这些都有录像为证,我们随后可以向你提供。相信如果你们看到这些证据,一定会也对暴恐分子的行为深恶痛绝。这些暴恐分子的行为和在欧洲及其他国家杀戮无辜群众的恐怖分子的行径是一样的。

  这些暴恐行径主要发生在新疆,有关的案例很多。暴恐分子同时渗透到中国其他地区作案,比如新疆的暴恐分子到距离新疆2000多公里的云南昆明火车站,用砍刀追砍火车站候车的乘客,使大量无辜平民受伤。西方媒体对此也有报道。

  为了维护新疆各族群众的安全,新疆自治区政府一方面坚决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行径,另一方面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目的就是通过教育的方式,挽救受到极端思潮侵蚀的人员,从源头上铲除恐怖主义产生的土壤。同时通过普及法治、文化教育和技能培训,提升和创造就业机会,使那些受到极端和暴恐思想影响的人尽快回归社会,和别人一样过上正常幸福的生活。设立职业技能教培中心这一举措是响应和落实了联合国在《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中提出的号召,利用发展、教育等资源遏制极端思潮,同时也借鉴了包括埃及、沙特、阿联酋以及美国、法国等许多国家的做法。据我了解,在美国、英国、法国都有类似的“社区矫正”和去极端化中心。瑞士在去极端化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经验。新疆教培中心与这些项目本质上没有区别,都是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的有益尝试和积极探索,目的是为了根除极端主义,防止暴力恐怖活动不断升级,完全合理合法。目前,新疆社会大局持续稳定向好,已经连续4年多没有一起暴恐案件,各种治安和公共安全事件大幅减少。这实现了各族群众多年来对平安稳定的渴望与期盼。对此,新疆的职业技术教培中心功不可没。

   问:您刚才提到,中国和欧洲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但我认为中国和欧洲的相似之处也仅限于此。因为在中国有100万人被关进教培中心,而在欧洲从来没有达到这么高的人数和比例。

  王大使:我不知道你的数字从何而来。教培中心针对的是极少数具有极端暴力思想或者实施过相关轻微犯罪的人员等,所谓“100万人被拘押”纯属谣言,这个数字是由美国政府支持的反华非政府组织和德国反华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肆意编造出来的。

   问:那到底有多少人呢?累计的数字大约是多少?

  王大使:教培中心的学员人数是动态的,是由新疆反恐形势的发展决定的。过去连续四年,新疆没有发生过一起暴恐事件,教培中心为消除恐怖主义根源、铲除恐怖主义滋生土壤发挥了巨大作用,目前教培中心学员已全部毕业。

   问:有人称在教培中心根本没有教材,学员受到各种各样的虐待。您对此有何回应?

  王大使:有一些人自称曾经在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并受到了“虐待”。他们出逃到欧洲、美国后“积极”地写书、接受采访,讲述自己在新疆的所谓“故事”。

   问:他们所说是假的吗?

  王大使:截至2018年,新疆有大约1272万维吾尔族群众。如果想了解新疆的真实情况,不应该仅仅去听几个出逃到欧洲和美国的人讲的“故事”,而是应该听听新疆一千多万维吾尔族同胞讲的故事。新疆职业技能教培中心根本没有虐待学员。面对外界诽谤,很多教培中心的学员也站出来作证,讲述了自己在教培中心的真实故事,这些材料我们也可以向你提供。瑞士观众喜欢听“故事”,那么也应该听听这些人的故事。希望贵台可以客观、真实、全面地看待和报道涉疆问题,不能偏听偏信。

   问:您是否会邀请我去新疆看看当地的情况?

  王大使:我们欢迎你去新疆实地看看。现在每年到新疆的游客有1亿多人。很多新闻记者也都到过新疆。比如,2019年9月3日至7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赴新疆采访报道。2020年12月,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也到过新疆库车等地采访。2018年底以来,有100多个国家团组1200多人,包括国际组织官员、外交官、媒体记者、宗教领袖等都访问过新疆。

  我们欢迎大家去新疆走走看看,但不欢迎戴着有色眼镜的人去新疆,坚决反对怀着“有罪推定”的目的、恶意查找中国政府所谓“罪证”的行为。

  现在,“反华”似乎成了某种“政治正确”,只要是说中国的“坏话”,即便是谎言,也会有市场。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是极其危险的。这些谎言多数都是一个叫蓬佩奥的人编造出来的。而事实上,蓬佩奥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价为美国历史上的“最差国务卿”,美国媒体称其为“说谎者”。

   问:有人说在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问题,称新疆自治区政府强迫维吾尔族人摘棉花。您是否能澄清有关情况?

  王大使:新疆不存在强迫劳动的情况。人都会为了生计去劳动,你我均是如此,但不能说这些劳动就是被强迫的。所谓新疆“强迫维吾尔族人采棉花”,这是某些反华学者和别有用心者编造出来的概念,目的是污蔑抹黑中国。

  中国政府已正式批准了国际劳工组织关于禁止强迫劳动的公约。国际劳工组织将“强迫劳动”定义为:“以惩罚相威胁,强迫任何人从事非本人自愿的劳动或服务”。新疆各族劳动者根据意愿选择职业,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与企业签订合同,不受任何歧视,新疆自治区政府为自愿报名的劳动者提供职业技能培训。这和“强迫劳动”根本是两码事。用学员自己的话说“我们上班赚钱,是为了让自己生活过得更好,没有谁强迫我们,也不需要谁强迫。自己劳动自己赚钱,这怎么能是强迫呢?”

  我知道,西方媒体看到一些所谓“再教育营”的图片,把新疆拥有外墙的建筑都视为“拘留中心”。事实上,这些都是民事机构。网上炒作吐鲁番市“拘留中心”实际上是行政机构办公大楼,还有喀什市“拘留中心”实际上是一所学校。这些在谷歌地图中都有标注,大家可以查阅。

  我知道,你们看到一些所谓报告,作者是一个叫郑国恩(Adrian Zenz)的德国人。他实际上是美国政府成立的极右翼组织成员,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反华机构骨干,炮制反华谣言、诽谤中国是他的工作。他的所谓报告毫无信誉和证据,毫无学术价值和操守。他惯用几个手法:一是“数据造假”;二是“无中生有”;三是“妄加揣测”;四是“玩文字游戏”,编造谎言。

   问:谢谢大使先生今天拨冗接受采访。期待在疫情结束后,我们可以当面交流。

  王大使:谢谢。我们可以随时保持沟通和交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士联邦大使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